巍巍昆仑乱心曲

不骄不躁,未来可期。

“九幽听令,”那声音好像也不是赵云澜的,低沉中带着几分难以言喻的沙哑,听在人耳朵里,就像是被锯子钝钝地锯了一下,“以血为誓,以冷铁为证,借尔三千阴兵,天地人神,皆可杀——”那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一字一顿,说不出的阴森狂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priest《镇魂》 ​​​

评论(2)

热度(33)